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www.40346b.com >

江西男子小时候与父母在广州火车站走散30年后和母亲、姐姐相拥而

时间:2021-07-22 00:2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30年前,一个5岁的小孩在广州火车站和父亲、姐姐走散。他一直记得爸爸家门口的小路,附近有一条小河。

  长大以后,他开始寻找自己的生身父母。在长沙警方、志愿者的帮助下,昨天,他和30年没见的母亲、姐姐相认,三人拥抱在一起,泣不成声。

  “整整30年啊,我终于找到自己的亲人了,真的太感谢你们了!”颜先生紧紧抱着自己的母亲和姐姐,久久不愿分开。

  7月18日下午,颜先生在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与分离了30年之久的母亲、姐姐见面,团聚现场,颜先生的亲人们难以抑制住自己的泪水。这是长沙公安机关大力推进“团圆行动”以来出现的又一感人画面,在场所有人无不动容。

  今年5月29日,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联系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“团圆”行动专班,称其收到一名叫颜某辉(男,户籍地为广东省普宁市麒麟镇)的求助,自称5岁左右在广州火车站与父母走失后被人拐卖至普宁市,在记忆中自己应该是长沙市望城人。颜先生自述,2019年在外打工期间,主动到当地公安机关采血,要求认亲,但一直没有结果。

  “团圆”行动开展以来,颜先生看到相关的宣传报道后,寻找亲人的意愿更加强烈,希望能借助长沙市公安机关的力量为其寻找亲人。

  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收到该信息后迅速将相关情况反馈给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“团圆”行动专班。得知情况后,湖南省公安厅刑侦总队和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领导高度重视,并指示专班由侦查、技术、视频侦查、情报研判“四同步”开展核查工作。

  专班技术人员经采集颜某辉血样进行检验,并入库比对但没有比中信息;侦查人员对历年来的失踪被拐儿童的案(事)件进行梳理、视频侦查经人像比对并结合情报研判,均未发现有符合条件的情况。

  核查工作一度陷入停滞,但是专班民警并没有放弃。他们拓宽思路,通过DNA检验新技术——男性家系排查系统开展检验,并在长沙市本地比对,未比中任何家系。随后,他们将比对范围扩展至全国。

  经比对分析认为颜先生与江西省上饶市信州区一家系存在亲缘关系。得知这一重要线索,专班民警立即出发,在江西上饶警方及“宝贝回家”志愿者的共同努力下,发现上饶市信州区居民郑某仙于1991年在广州火车站与儿子俞某华(1986年9月12日生)走失,且反映的情况与颜先生记忆中的相符。

  郑某仙现居住于浙江省嘉兴市海盐县其女儿处,经与嘉兴海盐警方联系,采集她的血样与颜某辉的DNA进行单亲比对,确认两人的亲缘关系。7月18日,颜先生顺利与母亲、118论坛!姐姐团聚。

  三十载寻亲梦,DNA技术助力团圆。“团圆行动”开展以来,长沙公安全力以赴,扎扎实实开展打拐工作,先后为40余人寻找到亲人。

  “让更多失踪被拐儿童早日回家,是长沙公安努力的方向,也是全社会的共同期盼。”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相关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,长沙公安将严格按照公安部、省公安厅的工作部署,大力开展“团圆”行动,扎实推进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实践活动,全力打击拐卖儿童犯罪,依托新技术服务打拐工作,让更多失踪被拐的孩子回到父母身边。

  “余水华”是颜先生记忆中童年的名字。他记得,家附近有个铁厂,具体生产什么不知道。他和他姐姐会去捡铁渣子,捡回来可以换钱、买冰棍。他记得,父亲是做煤球的,自己在家门口搭个棚子,做蜂窝煤。童年时,自己记得最开心的事,是捡了很多冰棍柄,换一个冰棍来吃。

  颜先生还记得,父亲住的地方门前有小河但没有船,门前的路是沙和小石头的。经过的车是东风车,是拉煤的。在家见过龙骨水车,吃过窝窝头、槐花。自己名字应该是“鱼水华”,这是小时候姐姐教过自己写的。

  走失的那一天,颜先生印象深刻,他清楚地记得,父亲带着姐姐和他,一起坐火车来到广州火车站。与亲人走散前的场景,他至今仍历历在目:那是在广州火车站站前路附近,旁边有两个一米多高的大台子,还有两个大灯,父亲让他在那里等,他和姐姐去买烟。然而,自己等了好久他们都没有回来。

  就在火车站,颜先生遇到了他的第一任养父,具体是怎么遇到的,他不记得,只记得跟这位四川养父共同生活的日子,是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。“第一任养父从不打我,我做错事情了都是和我慢慢讲道理,他去上班的时候会给我买书在家看,下班了就带我到门口小卖部看电视。”

  到了颜先生上学的年龄,养父将他送回四川老家。四川的养母不喜欢他,家里条件也不好。大概过了一年多,又因为一件小事,养母逼着养父把孩子带回到广州火车站,最终遗弃了他,他最终被人贩子抱走。

  随着年龄渐渐增长,颜先生开始自己找活干,勉强也能养活自己,直到努力考到专业资格证,掌握了一门看家的技术,通过招聘进入了一家大型高科技企业,生活才稳定下来。

  记者了解到,颜先生出生不到一个月,父母就离了婚,他是在大姑家长大的。大姑家就是他记忆中“门口是水泥地,下雪后可以捕鸟”的那个地方。再大些,父亲把他接回来与家人一起生活,这时父亲确实是在做煤球,门前也有一条小河。改革开放后,村子里不断有人外出打工,受到这个潮流的影响,父亲决定带上女儿和儿子,来到广州。然而,刚到广州,儿子就丢了。

  当父亲发现儿子不见了以后,再也不敢让女儿离开自己。他牵着女儿,白天在火车站不停地转来转去寻找,晚上转到实在体力吃不消了,就在广场上睡一会儿,起来继续找。寻找的范围逐步从火车站扩大到火车站周边,扩大到整个广州。最后他们就一直待在广东,再也没离开。

  父亲的大姐知道孩子丢失后,大哭好几场。她和村里的一些人,曾半仙甚至怀疑是父亲把孩子卖了。这更让父亲没脸回去江西,宁愿在广州睡天桥,捡垃圾,幻想着有一天会突然遇上儿子。

  在不断寻找弟弟的这些年,姐姐没机会也没钱上学,同样是过着流浪街头忍饥挨饿的生活,直到在广东成家后,日子才安定下来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特马开奖结果查询直播 本港台搅珠开奖结果 www.357955.com www.40346b.com
Power by DedeCms